快捷搜索:

让法制成为一种全民信仰, 法治文化

电视剧《少年派》6月9日在湖南卫视首播后,吸引了很多观众追剧。据百度视频统计,该剧辐射观众群体广阔,“80后”“90后”为主,“70后”“00后”占比不小。它讲述了四个高中生家庭如何备战高考,以及各每个家庭烦恼、友情危机、人生困惑等。
该剧以林大为、王胜男夫妇送升入高中的女儿林妙妙去精英中学状元班读书开场,看似杂乱却极具规则意识:林大为夫妇匆匆赶到学校财务处缴学费,女儿看到小票惊呼“这么贵!”林大为说,听说也有不要钱的,为抢生源,今年的中考状元,不但不收费,还奖给50万元。
大部分学生需支付高额学费,中考状元不但不收费还奖给50万元,看似优胜劣汰,但林妙妙的母亲王胜男一句话点明了另一条规则:“你小姨夫费了好大劲才把你弄进来,容易吗?”原来,这江州重点学校精英中学的成人世界,处处都潜藏着各种各样的规则。
成人世界潜藏各种规则,未成年人世界也如此。古希腊著名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说,“法律就是秩序,有好的法律才有好的秩序。”法律是规则,一种特殊的社会规则。成人不尊重自身制定的规则,孩子则会不断拷问这种规则,甚至学成人违反规则,走向法律规则的反面。
未成年人的规则意识
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说,“我不同意你说的话,但是我愿意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。”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明确规定,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。但林妙妙升入精英中学状元班显然有“走后门”嫌疑,有学生说,她是通过在精英中学高三教历史的小姨夫入校的。
林妙妙是“走后门”进入精英中学的?剧本没有明确交代,但它通过学生林妙妙、江天昊的口多次提到,中考状元钱三一搞特殊化。第一集,开学第一天大扫除,班主任赵老师当着全班同学面说,钱三一是他重点保护对象,不用搬桌子,让钱三一指挥大家搬桌子。
这让素来性格耿直、带点儿自以为是狡黠的林妙妙很不服气,她赌气扛起桌子,一步三晃向楼下奔去,走过钱三一身旁时,故意颠三倒四地冲撞他,口中喊“好狗不挡道”。林妙妙的做法,让江天昊刮目相看,两人很快成了好哥们,班主任还让她当了班级劳动委员。
但林妙妙觉得不公平,“凭什么所有人手机都上交,但他(钱三一)可以用”。同学邓小琪说,“状元嘛,有豁免权喽”。林妙妙愤愤不平地挖苦,“他这种人就是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,专门拿来做对比,挑拨亲子关系,打击自家孩子。他就是人民的公敌。”
16岁的林妙妙认为,学校没收了所有学生手机(周一到周五,学生手机由生活老师保管),但钱三一课堂上还玩手机,不公平。江天昊也认为很不公平。在区别对待面前,这群青少年的规则意识油然而生。
当然,学校也处处向学生灌输着规则意识。如开学第一天,生活老师要求新生上交手机;在学校食堂,生活老师不允许江天昊吃饭串桌。江天昊作为精英中学初中直升高中部的学生,他告诉林妙妙,“这里不让孤男寡女同桌吃饭”,以至于林妙妙感慨“真是庙小规矩大”。
但成人并不重视这种规则,有时还漠视规则。刚刚还在给学生强调规则的生活老师,接到王胜男的电话后,当着许多同学的面向林妙妙喊话:你妈刚来电话说你这两天要来例假,记得喝红糖水,别再痛经了。
成人常忽视法律规则
以欧美文化为代表的西方世界,法律人常引用18世纪中叶英国首相威廉·皮特的话说:“即使是最穷的人,在他的小屋里也敢于对抗国王的权威。屋子可能很破旧,屋顶可能摇摇欲坠;但风能进,雨能进,国王不能进,他的千军万马也不敢跨过这间破房子的门槛。”
中国古代以商鞅、韩非子为代表的法家也提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理念。《韩非子·有度》曰:“法不阿贵,绳不挠曲。法之所加,智者弗能辞,勇者弗敢争。刑过不避大臣,赏善不遗匹夫。”清人夏敬渠也在小说《野叟曝言》中说:“王子犯法,庶民同罪。”
该剧第二集,说起钱三一的种种特权,林妙妙指责“难怪社会风气变坏,连学校都搞不正之风,真是辜负了‘精英’这个名字”,还质问“成绩好就可以为所欲为,不守规矩吗?”林妙妙的拷问,虽不能与“王子犯法,庶民同罪”相比,但说明少年们的平等意识在觉醒。
在青春期的未成年人眼里,法治、德治应建立在规则平等基础上。这种平等,不仅是家长、老师制定的规则平等,更是执行规则的平等。从这个角度看,这也正是未成年人法律规则意识的觉醒,法治理念培养的源头,但成人往往因种种原因忽视他们的这种意识。
因此,林妙妙指责父母,“你们大人得自立,不能总依赖孩子”,还批评王胜男没有爱好。结果,王胜男来了一句“妈的爱好就是你”。这说明成人因溺爱往往会忽视法律规则意识教育。这种法律规则意识教育缺失的根源,在于成年人在日常生活中缺乏法律规则意识。
这在剧中多处有体现。如食堂炊事员师傅给熟面孔江天昊打菜是满勺,给林妙妙打菜一勺抖成了半勺;中考状元钱三一可以不扛桌子、不参加晨跑,甚至想参加学校篮球队,校长、班主任都来劝说。不缺乏锻炼的钱三一,春游时,严重恐高。
钱三一的不合群、坐摩天轮恐高能否治愈?当然可以。但这种治愈不是老师、父母直接给予的,是钱三一和林妙妙、江天昊、邓小琪在共同经历诸多家庭变故、种种误会后慢慢得来的。喜运动、爱摆阔的江天昊,在经历父母破产时债主逼债的社会规则洗礼后,更成熟,也更珍惜钱三一等同学的友谊;邓小琪在遭遇无父亲的嘲笑后,更勤奋、努力;林妙妙在经历迷恋网络直播成绩快速下滑后,逐渐认识社会规则:学习、上大学可以让其拥有直播的核心竞争力。
四个高中青春期的学生,在经历家庭、友情、人生选择困惑后,对社会规则的认识,从自发阶段提升到自觉阶段:钱三一劝母亲离婚,江天昊创办天昊小厨,邓小琪认可了妈妈,林妙妙放下成见,和钱三一成为朋友,让他帮忙辅导自己数学,最终考入江州大学新闻系。
首先要培养成年人的法律规则意识
回头再看该剧第十集,当老师批评江天昊为何破译校网密码并到处传播时,江天昊还质问校长:“我只想明白:这个王子犯法,是不是与我们庶民同罪”,并指责说,“钱三一在课堂上接电话,我们班同学都可以作证,可老师有对他管教吗。”
成人老师怎样回答江天昊的质问呢?班主任赵老师避重就轻说,“你不要认为把钱三一拖下水,你就没责任了。”校长说,你破译校网密码,到处传播,要是国家机密,那就不是处分的问题了。甚至说,要是破译了五角大楼的密码,那要引起国际纠纷。
这种隔靴搔痒的解释,与成人教导未成年人的社会规则意识相抵触,也很难被他们认可。当这些青少年经历了真正的社会规则,如剧中的破产清算、婚姻纠纷后终于长大。从这个意义看,《少年派》提醒大家:培养未成年人的法治意识,首先从家长教起、教师的法律规则意识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